梦幻之江-人民数字联播网
广告剩余 剩余秒可跳过广告 跳过广告

梦幻之江

2020/2/19 10:42:44
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 新闻作者:董雪娇





之江大桥。来自网络

   很多人听过“之江”这个名字,但并未知道它的由来。钱塘江,古称浙,全名“浙江”,又名“折江”“之江”,一般上游称为新安江,中为富春江,下游便是钱塘江。之江那一路幽幽静静流淌的江水,一曲一种气象,一弯一种景色,赋予了沿江地域唐风宋韵的恢弘气象。

  此时,这里聚集了一群为了捕捉美景而忘记时间的人。为了占据最佳拍照位置,我们的出发时间从清晨五点半提前到四点半,可每次都只能“望人兴叹”——总有比我们来的更早的摄影爱好者。大家纷纷支好三脚架,然后静静地凝望天边朝阳带来的光影变幻。

  随着光线一点点变亮,一大片碧绿的茶园慢慢撩开面纱,风姿绰约的美展现在我们面前。远处是新安江腾起的层层云雾,如秀发云鬓烘云托月,近处是层层叠叠沟畦分明的茶树,如采茶少女般婀娜多姿。

  天边日渐璀璨的红霞,山谷浮起流动的白雾,眼前绿润的茶园,构成一幅天然画卷。此时,候在山顶茶园边的摄影爱好者们一阵忙活,生怕错过了每一个瞬间。

  之江最迷人的不是茶园,是江雾。所有的缥缈灵动、仙逸出尘,都来源于早晚两次江面上升起的霭霭雾气。当地有个诗意的名字——建德市下涯镇之江村烟渚路,“烟渚”二字取自孟浩然的《宿建德江》。据说此地就是当年孟浩然写诗的原址。之江当真是“一水护田将绿绕,两山排闼送青来”,把小小的山村庇护得如同仙境。

  你看,那雾不是凝滞不动的,而是随风流动,时薄时厚,时浓时淡。浓时能把整个村庄楼阁、远山近田全都收护在羽翼下,只在云雾的顶端隐隐绰绰地露着些山尖、屋檐,这时候的世界无比宁谧,无比干净,雾像缭绕的仙气,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世外桃源。这时候如果你有一台无人机,就可以俯瞰整个仙境了,随便一拍就是一幅天然的水墨图画,浓雾还会善解人意地为你在画面上留白,等待你诗兴大发,在空白处挥洒两笔诗意。

  也有让你难以尽兴的时候。远远的,听人喊“起雾啦!”你赶紧操起相机奔到江边,却发现江雾只有薄薄的一层,如一件若隐若现的纱衣,轻轻遮在江面上。浓雾固然美好,淡雾也自有其妙处。你看,一只小舟等在岸边,雾淡之时,是拍摄江中泛舟的最佳场景。

  我们同行的几位女士虽已不再年轻,爱美之心却不亚于年轻人。当我们穿好自备的汉服,拿着灯笼、长笛、油纸伞、团扇等道具走向江边的时候,我的心里仍忐忑不安:如此“招摇过市”当真是头一回啊!然而迎接我们的却是一片欣喜之声:“哇,谁家还请了模特!”虽然忝列模特有些汗颜,但我们也渐渐坦然起来。

  站在船头,时而团扇时而长笛,时而撑起油纸伞,脑中极尽所能回忆电影里的场景。大家也是毫不客气,只听一片快门声响起,还不停有摄影师对着你指挥:“来来,往这边看看!”“不要看镜头,往远处看才自然!”“把那个伞撑高一点!”……一时之间,我想起了卞之琳的《断章》。原来,我不仅是之江美的欣赏者、旁观者,我还可以成为装饰了别人画卷的参与者、创造者。

  当然,之江带来的梦幻之美还有很多,比如初到那天惊艳了我的晚霞。我从没见过红艳得如此透彻的晚霞,晕染了天空、江面,笼罩了山峦、游人,我呆坐在江边,直到最后一丝璀璨的红从天边隐去,直到黑沉沉的暮霭降临……

  三天的停留像一首唐诗中的绝句、宋词里的小令,短的让人意犹未尽。好在所有的留白都是为重来这里埋下的伏笔,要知道缺憾也是一种美,如断臂的维纳斯,如没有结局的故事,余音绕梁,引人遐想。


文章标签:


相关推荐

  • 无锡迎来三地省内游首发团 旅游业按下“重启键”

    无锡迎来三地省内游首发团 旅游业按下“重启键”

  • 春运广东预计发送旅客2亿人次

    春运广东预计发送旅客2亿人次

  • 25省份国庆假期旅游收入出炉!河南位居第四

    25省份国庆假期旅游收入出炉!河南位居第四

评论

0/200

用户评论0


登录

不能为空